去年在土耳其待了近半年,其實很多時間我是"非法居留"。
怎麼說呢,因為土耳其只給台灣觀光簽證一個月(其他國家國民是三個月),即使申請一年份的多次簽,還是得每個月離境一次。所以理論上來說,我每三週就得準備下週的離境...


凡事忘記考慮週到的我,以為離境是件很簡單的事,想想反正土耳其鄰國這麼多,每個月過去玩一玩也不錯。
當第一個月快到期時,發現沒那麼簡單。對台灣人來說,四週沒有什麼國家可以讓我們不用申請簽證就進去的,除了到北塞普勒斯,算是離境但又是土耳其領土。
但飛機票太貴了,來回就要台幣一萬塊,怎麼可能每個月負擔一萬塊visa run呢。因此決定去申請保加利亞簽證,因為搭客運兩小時就到了。特地跟語言學校請了一天假,專程去辦這件事。

但我完全沒有預料到,第三世界級的官僚有多麼可怕。



九點到了保加利亞大使館,只見深鎖的鐵門前擠滿了洶湧的人潮。每個人都高舉著手和文件、扯著喉嚨叫嚷著。一位專門做大使館門口生意的男子看我一臉問號,熟練跟我解釋我該準備什麼:打字填好表格、備齊證件影本、銀行繳費的收據。


他有申請專用表格、及打字機,而沒有其他地方有,所以我要付他一百塊台幣請他幫我打字。下一個流程則是先去某家銀行繳費。按著他抄給我的地址,辛苦地問路趕路終於找到那個遙遠的可以影印的地方,及遙遠的那一家指定銀行,繳了七百多塊台幣。再滿頭大汗地趕回那家大使館,因為他們只收件到中午。


然而當我回到大使館門口時,聽說已經不收件了,要我明天再來。


因此再請了一天假,特地趕在八點半開門前就到,然而,門口早已像昨天一樣擠滿了人潮。沒有人在排隊。原來是每一陣子鐵門內會開一個小洞,你要努力地往前擠,跟他大叫我要拿號碼牌。然後每隔一陣子會有一個板著臉的官僚開個小門,然後你再想辦法讓他注意到你,拿走你手上的號碼牌讓你進去。


多虧人潮中親切的大伯大嬸們的熱心幫忙,讓我沒有迷失在取件跟送件混成一堆的人群中,也讓我在適當的時候拿到了號碼牌也終於被推了進去。那時已經是中午快十二點了。在門口等了整整三個半小時。當我被推進去鐵門的那一剎那,感覺真像難民被選中獲准進入。眼見著大鐵門又在我身後重重關上,硬生生地把我其他可憐的難民隔開。這些人不甘心地叫喊:我從這麼遠的XX城來,你居然不讓我辦,求求你讓我進去!或是等了很久被說少了什麼東西叫他明天再來的。


終於進去了,跟其他臉上充滿慶幸的汗水的人們站或坐在另一道關口前等候通知。終於輪到我了,進去一個小紗門,送了件,但對方跟我說,你的簽證申請很有可能不能獲准,因為台灣跟保加利亞沒邦交。三天後來看結果。


出了鐵門,看看那些滿頭大汗的可憐人,再看看自己,唯一的亞洲人,還是沒勢力的台灣人,該怎麼辦呢?打電話去希臘大使館,他們說叫我自己回台灣辦希臘簽證。啊啊該怎麼辦呢,只能祈禱了。


領件的那天到了,如往常努力地突破人群,到達了希望的小鐵洞,拿到了自己的申請書及護照,被冷冷告知一句:NO VISA!


頓時晴天霹靂....不能獲准的話我....不就變非法居留?該怎麼辦呢?以後看到警察都要跑嗎?


(待續)


 


 



Cryst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