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俞力工  轉貼自http://www.coolloud.org.tw/node/10324

繼本月17日土耳其國會通過決議、批准對窩藏在伊拉克的庫德勞工黨(PKK,在伊拉克活動的土耳其叛亂組織,約有3000人)游擊隊進行軍事行動之後,土耳其當局終於在23號左右,開始越境對PKK的基地進行空襲.....




PKK成立於1984年,長期利用敘利亞、伊拉克兩地的庫爾德生活圈作為掩護,設軍事基地於彼處(敘利亞為總部),並不時向土耳其發動攻擊。1990年代,土耳其曾在美國、伊拉克薩達姆當局的同意下,對伊拉克境內的PKK進行掃蕩。再加上1990年代末期敘利亞勢孤力單,經不起土耳其的壓力,便將PKK游擊隊驅逐出境。嗣後,1999年土耳其情報人員又將流亡在肯尼亞的PKK領袖奧查蘭(Ocalan)綁架回國。從此之後,PKK便奄奄一息。

2003年美國攻佔伊拉克之後,伊拉克北部的庫爾德民族儼然成為獨立的「國中國」,由是給予土耳其的PKK莫大鼓舞。此外,美國有意顛覆伊朗,大力武裝流亡在伊拉克的反伊朗庫爾德游擊隊(PJAK,庫爾德自由生活黨)。最近,據德國媒體報道,今年8月,PJAK領袖阿瑪迪(Rahman Haj Ahmadi)還前往白宮活動…甚至還有皈依伊斯蘭教的德國年輕人前往伊拉克接受PJAK的反伊朗軍事訓練。於是乎,PKK便趁機與PJAK「融合」起來。此後,不但死灰復燃,還恢復了對土耳其進行騷擾的能力。

筆者過去曾提及,整個1990年代聯合國對伊拉克進行經濟制裁時期,為了土、伊兩國的貿易突然中斷,土耳其一方便蒙受了50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對此,美國雖曾經答應進行補償,卻始終沒有兌現。更加嚴重的是,美國冷戰結束後所推動的反恐戰爭形同對伊斯蘭教世界的圍剿,由是對土耳其產生了幾個意想不到的結果:一是,該國申請加入歐洲聯盟的計劃,在歐洲反伊斯蘭教情緒不斷高漲的情況下,實際上已胎死腹中;一是土耳其的伊斯蘭教勢力對西方產生的激烈反彈,不止是推出了個伊斯蘭教黨執政的政府,也同時對美國、以色列的所作所為表示強烈不滿;如今,又見PKK捲土重來,對政府的壓力與要求自然不斷升級,於是催化了國會的用兵決議和政府的軍事行動。

迄今為止,土耳其出動的僅僅是戰鬥直升機與F16戰鬥機。眾所周知,借空中力量對付山區的游擊分子的作用極為有限。這方面,北約組織1999年的南斯拉夫經驗,與蘇聯、美國先後的阿富汗經驗均可證明。但是,土耳其的目的顯然不是純軍事,而是為了平息國內群眾的激烈情緒,同時還嘗試通過具體行動,對伊拉克當局以及扯人後腿的美國政府提出抗議。至於是否還有其他經濟目的,則仍有待仔細觀察。除了這些動機外,還要考慮的是,在所謂的伊拉克庫爾德生活圈內還長期居住著近100萬人口的突厥族。一旦事態發展到不可開交的地步,這100萬少數民族自然會像越南華僑一樣地首當其衝。慮及此,土耳其當局應當還不至於愚蠢到棄「僑民」的生命於不顧。

1998年底,如前所述,敘利亞當局曾在土耳其壓力下將PKK驅逐出境。彼時高壓之所以成功,主要原因在於支持PKK的不是敘利亞境內的庫爾德民族,而是與土耳其不睦的敘利亞當局。如今,PKK寄居在伊拉克北部的庫爾德民族生活圈,而該地兄弟民族又長年為爭取獨立遭到重大犧牲。目前伊拉克北部的庫爾德人突然取得實際有效的統治地位,似無棄PKK於不顧的道理。

因此,當土耳其政府向伊拉克當局提出引渡PKK游擊隊、又表示將採取軍事手段的意向時,伊拉克的兩位庫爾德領袖先是表示「PKK不是恐怖主義組織,一旦土耳其進軍,伊拉克庫爾德人將進行反擊」(庫爾德地區總理巴桑尼語,Barzani);「伊拉克連隻貓都不會引渡給土耳其」(伊拉克總統塔拉邦尼語,Talabani)。雖然,該兩領導人的態度最近幾天有所改變,即強調PKK不得利用伊拉克的庇護惹事生非,但是,這離「引渡」或「驅逐出境」,還有一段很大的距離。

美國一方,再三呼籲土耳其放棄軍事手段,其原因不外是避免打亂製造三個「國中國」的部署。換言之,美國的期許是:形成統而不合、三地分治的局面;建立一個聽從美國、需要美國扶持的弱勢中央政府;通過一個為各方所接受的石油法,既能使石油利益均分,又能使外國石油公司獲得最大好處。如今,當該佈局停滯不前、庫爾德地方政府又擅自將石油開採許可到處發放的時刻,美國所希望的當然是個穩定的局面,而不是一波三折的進一步失控。

當前對土耳其的軍事行動最感興奮的可能就是伊拉克政府。本來,該弱勢政府對庫爾德地區的事物就無可奈何,最近眼看著地方政府目中無人地發放開採許可,也只能口頭聲明其一切決定為「無效與非法」,同時也再三警告外國石油公司將自行承擔一切嚴重後果(注);另一方面,在美國的催促下,中央政府又無法推出一個讓各當事方滿意的石油法。如今,經土耳其領導人的頻頻造訪與交涉,竟無形中抬高了中央政府的地位。或許,這說明土耳其一方所願看到的,還是一個中央集權的伊拉克,既能保障雙邊貿易的利益,又能夠把庫爾德民族修理得服服帖帖。

這次土耳其的軍事行動除了獲得北約組織的「理解」之外,受到大多國家的批評。原因自然是,從國際法角度觀之,PKK雖然定性為恐怖主義組織,對土耳其進行騷擾也是事實,伊拉克庫爾德地方政府對PKK採取姑息態度也無可爭辯。畢竟,PKK的威脅早已存在,同時也不具有任何國防危機的迫切性。鑒於此,土耳其當局應當訴諸法律,要求聯合國安理會出面處理。考慮到國際社會沒有任何國家支持PKK的獨立訴求,因此在安理會取得達成一致的辦法絕非難事。然而,土耳其卻拋開正常手段,濫用武力,一方面固然反映後冷戰時期的「法律掃地」局面;另一方面由於俄羅斯東山再起,土耳其的戰略地位重新恢復,於是,又有點忘乎所以起來。

(注)迄今,已知的獲取開採許可的外國公司有美國的Hunt Oil,法國的Perenco,加拿大的Heritage,瑞士的Addax公司則與土耳其的Genel Enerji 公司一道,取得了規模較小的提煉加工許可。

 由於發放的開採許可多帶有過時的「產出均分」色彩(Production-Sharing-Agreement),評論界普遍認為庫爾德地方當局是在「出賣」資源。地方當局巴桑尼總理則強調,伊拉克中央政府像薩達姆一樣,始終想利用石油資源控制地方…。

 

Cryst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