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Ebru照面很多次,對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一天到晚到工作室訂做舞衣,一個月大概兩三套 (光是我看到她穿過的好像就有三十套)。在工作室這邊,總是有許多當地舞者來來去去,給我印象都是很冷酷高傲,跟一般土耳其人不一樣,她們總是眼睛只盯著認識的對象,很少跟不熟的人講話或目光交接。在這裡久了,我才慢慢意識到,她們應該是習慣性地防備。

 

我遇到的所有在觀光餐廳表演的舞者都跟我抱怨過同一件事,就是一年365天無休地表演。之前Emmune跟我說她七年來未休假,連生病都不敢請假。這次跟Ebru聊天,她也跟我說她喜歡跳舞,但是一週七天,七八年來,無論新年宰牲節,都不能休假,生病也是拖著去。如果非不得已必須請假,不但當天不支薪,還必須倒扣薪水,付代班舞者的費用。 我很好奇她怎麼這麼密集地訂做舞衣,她說在她工作的地方Galata Tower  ,導遊們老闆們很在意舞衣有沒有重複。所以舞者們都瘋狂地一直買舞衣。

rtw2004.1225899720.14-belly-dancerx.jpg

我忍不住問她妳們薪水是多少,怎麼付得起這麼多舞衣的錢,她說一場1800台幣,為了舞衣錢她都每晚上都還有接別的地方的表演。 她說她喜歡跳舞本身,但是她幾乎沒有個人生活。日復一年每天晚上都在表演,沒時間交朋友,觀光系畢業的她想要出國留學練英文,但一去就會丟了工作。聽到她有大學學歷,還通過英文土文翻譯證照,這讓我有點驚訝,因為通常這邊的舞者是因為家境不好而去工作,社會資源很有限,網路電腦都不太會用。 我問她怎麼走入這一行的?她說她在念大學時跟男友準備一畢業就結婚,為了籌婚禮費用,兩人合欠了許多債。她為了還債,剛好有朋友說要不要去跳肚皮舞賺錢,她就去跳了。但是她男友知道他在跳肚皮舞,就跟她分手了。

 

她說,因為工作型態沒有日常交際生活,交男朋友也很困難,除非對方是個極為開放的人。她說: 「在妳們國家,如果說我是肚皮舞者,大家會怎樣?」我說會尊敬妳,把妳當藝術家。她說她知道,因為她工作的觀光餐廳大多是外國觀光客,大家都以欣賞的眼光看給她掌聲。「但是」,她說:「餐廳有時也有土耳其人來,看到她拉男觀眾起來跳舞時,還會用輕蔑的眼神別過頭去。」所以她在餐廳之外,很少讓人知道她是跳肚皮舞的。

 

她個子非常瘦小,感覺很年輕,實際上也有29歲。聽她的故事有點難過,但這也不是第一次聽到,但我為她未婚夫為了她跳肚皮舞而分手感到難過。但不是全都不好的,因為土耳其失業率非常高,連大學生都很難找工作,除非是老師公務員,很多人月薪才一萬二台幣。以舞者的薪水來說,固定每天表演可賺到五萬多,如果再另外趕場(一般舞者都表演不止一場),可以賺個十萬,再加上小費,所以一般舞者都可以自己買房子買車子。所以這樣的故事不會引起土人的同情,聽到的人還會有點忌妒。


以上是連晶晶特派記者,土耳其報導。


後記:我之前認識另一位舞者,她則是前夫跑掉又負債,窮困潦倒還睡在街上,還得養個女兒,我的朋友想幫她,透過其他舞者介紹她去觀光餐廳表演,還送她許多免費舞衣。她也是跳得非常好。基本上,這邊的舞者,都沒有聽過有去上肚皮舞課的,都是自己東看西看摸索出來的,越跳越精,我想當然也是靠天分吧!

 

以下是幾段Ebru的演出片段:


Cryst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