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篇:但為什麼是土耳其呢?當大家的身分證上都登記為回教徒時,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看來不受傳統宗教束縛?
-----------

在土耳其,大家會說,因為國父凱莫爾。還記得中學歷史課本的人,也許有點印象:像當年滿清末年與國父革命一樣,凱莫爾在奧圖曼帝國末期,面對內部腐敗外部西方勢力欺壓,發動獨立戰爭擊退土耳其境內各西方占領勢力,同時執行內部改革。他深深體認:若土耳其維持舊時代思維,土耳其不會進步,只能被西方吞噬。

 

因此他大力推動「現代化」、「西化」及「政府去宗教化」等運動。但試想,在當時的社會談何容易?因此,他禁止公職人員在政府機關包頭巾,學校裡老師和學生也不能包頭巾。這也是為什麼土耳其很多人都沒包頭巾的原因。

支持凱莫爾的人認為,如果沒有此種限制,許多婦女和女孩,礙於家庭壓力,變成出門都必須包頭巾,提升婦女的地位和世俗化的目標就無法達成。


反對凱莫爾的人,通常也是較為傳統宗教化的人們則認為,此舉是壓迫宗教自由,是獨裁。

兩派的角力,到現在不曾停歇。一是希望社會與政府更西化,一是希望社會與政府回教化。

試想,若你不是回教徒,你會希望哪一種?

回到敘利亞,數十年前出了個艾勒維總統。身為較少數族群,面對仇恨與壓力,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安排了秘密警察、強大的軍隊,鎮壓反對者(應該大多是遜尼派)。因此遜尼派(也就是之前提的多數回教徒)懷恨在心,艾勒維則有了政府這個靠山。

也因此,敘利亞在這幾十年,強力推動政府去宗教化,婦女的地位在中東是相對開放與自由的。但同時,因為商業或政治利益的衝突,西方媒體將敘利亞描述成一個極權保守的國家。慢慢地,群眾起來了。一貫的伎倆,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依自身利益選擇顛覆或支持一國的總統。

現在的群眾,開始有人喊著要敘利亞回教化,而艾勒維族群,則開始害怕了。對艾勒維零星的報復及攻擊已開始發生,艾勒維族群的靠山己不保。

就像阿富汗、伊拉克一樣,西方勢力的介入使得國家更動盪不安。打著反獨裁的帽子,但是是否真的為當地人民帶來更好的日子?只能說,大家靠運氣了。

至於獨裁不獨裁,因為我不是回教徒,而站在我自己的立場,我希望,政府不要回教化。如果說禁止在政府機關帶頭巾是獨裁,那我支持這獨裁,我支持不把宗教色彩帶進大眾事務。我可不喜歡,海灘被規定男生女生分開,這樣我跟我老公就不能一起度假。

我一點都不喜歡,我跟當時是男友的老公一起度假時,沒有結婚證書,不能一起住旅館。
我一點都不喜歡,當我穿著上衣不小心露出後背時,被好事者前來干涉。
我一點都不喜歡,當我先生在咖啡廳親我臉頰時,被服務生前來說我們讓其他客人不舒服。
我不喜歡,說自己在跳肚皮舞好像在說自己是壞女人。

我喜歡大部分時候的土耳其,多采豐饒、處處音樂舞蹈、人民放鬆自在,希望不要褪色啊!也希望敘利亞的艾勒維族群,可以維持他們不包頭巾的自在。

Cryst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