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點滴其實應該要紀錄下來,裝在腦袋裡,過一陣子就習以為常,就忘記了。就像在土耳其的生活一樣,還記得第一年一天到晚在寫部落格描述土耳其的事物,現在都覺得很自然。只有遇到剛來的外國人,才會想起當年哪些事情讓我感到新奇。

 

 10603602_904438906236188_7078787883954592379_n  

紀錄這個月的感想

小費,小費!這是土耳其肚皮舞的文化。土耳其舞者總是努力地爭取小費。因此當經理或船老闆看到我都沒拿到小費時,甚至好心地勸我多跟其他舞者學學。

 

是的,一般很少人給我小費 (聽我朋友說沒機會給我),我覺得有幾個原因:一般舞者會花很多時間,在觀眾旁邊走動做一些要小費的動作。這也是我先生之前極力反對我在土耳其表演的原因,他個人非常不喜歡這樣。我跟他說我當然不會這樣做。因為如果花精力在跟觀眾要小費,就表示我必須減少在一場表演中舞蹈的比例。而我喜歡從事的部份是舞蹈,而非提升要小費的技巧。

 

所以有時候觀眾給我小費,我反而會不知所措,因為我原本計畫的舞蹈中斷了。而且擔心另一邊的觀眾無聊了。

 

但就觀眾心理來說,據說他們還蠻喜歡看舞者拿到小費的。但話又說回來,那種喜歡還有甚麼別的意涵和印象呢?為什麼其他種類的舞者就沒有小費拿呢?反而我也不想妄下論斷,只紀錄我現在的想法,也許以後想法還是會改變。

 

另外,我如果跳到觀眾身邊跟他互動,我都是找女性觀眾,眼神互視也都是對女性觀眾。總而言之,我實在不想用"異性吸引力"來賺錢。

 

如果我這樣,還是有人給我小費的話,我就當是真正的欣賞而開心了。

 

 

舉例來說,本週表演時遇到一件有趣的事:

 

如同以往,跳開場舞繞全場時,觀眾特別嗨。經過一位男性觀眾時,他亮出一張藍鈔票。(P.S.阿拉伯人給小費常會把鈔票亮出來,舞者看到就會過去。大概是因為在他們國家的經驗。如果是我之前當觀眾,我會害羞地等舞者過來。) 他很有禮貌想塞在我背肩帶,但會掉所以我請他塞在我腰封。塞好以後正要跳走,他又拿出幾張鈔票,總共又塞了三次。總共塞了大概三千五台幣,但他幾乎沒有看我。

 

很奇妙的是,當其他觀眾都目不轉睛地看著我表演,他的同伴們也很開心地看表演時,他卻從頭到尾頭低低的看桌子,頭也沒轉,一點眼神交會的機會也沒有。到現在我還覺得不解。

 

 

但他這樣反而讓我挺開心。我之前有幾次男生塞小費的不愉快感覺。

 

一次是一個海灣國家的男觀眾,我沒有邀請觀眾上台的意思,他卻自己跑來塞錢在我胸罩,我讓他跳一下,他又想跳很近,我很快請他坐下來,他一直抗議說come on。另一次是土耳其觀眾,在台下喊:"過來過來我給妳小費。"(誰叫我聽得懂><  其實阿拉伯人也不知在喊甚麼,哈哈哈)。這種我就假裝沒聽到了。

 

 

至於觀眾如果沒給小費,會不會是因為不喜歡我的表演呢?

 

我可以從別的地方得到回饋:不時總有觀眾大喊BRAVO BRAVO,甚至我都結束了還大喊Wonderful! Wonderful,我靠近觀眾時他們會對我說you're great! So nice so nice! 表演結束換裝後他們看到我,都會跑來跟我聊天,說"You're a really good dancer"。或"It's a very good show, congratulations"。然後總是要跟我拍照:)  說真的,這個時候感到很開心。

 

我最印象深刻的有三次,一次是一個阿拉伯海灣國家的年輕男觀眾。他跑來跟我說:You're a really good artist。他用artist這個字,這讓我特別開心。因為我總覺得海灣國家的男人很保守,無法正常欣賞肚皮舞。

 

第二次是,表演都結束後大家都下了船,有個黎巴嫩的家庭在馬路上認出我,跑來跟我講話說他們多喜歡我的舞。

 

我很高興埃及、伊朗或阿拉伯人喜歡我的舞,因為我跳的不是阿拉伯風,很多快動作,據說很多阿拉伯人不習慣土耳其風格。所以特別高興他們可以習慣並欣賞我的表演。(哈哈,感覺印度人又特別喜歡,大概是因為很動感:)

 

第三次是,表演換裝後我聽到有位西方女人召來船上的接待員,問說那位舞者是不是土耳其人?She's really wonderful! 等等讚美。呵呵,這時候又可以為台灣做廣告了!

 224446_920260544654024_6685965825732521851_n

Cryst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