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是我們熟悉的地理名詞,但除了出現在中學課本以外,幾乎不曾在我們的腦海中產生名詞以外的意義,殊不知她不只是一個大陸省份,而其中有多少轟轟烈烈的民族與文化衝突正在進行。西方媒體支持佛教的西藏,卻忽略回教的新疆。我想在這個新十字軍東征時代,身為穆斯林的新疆維吾爾人,只要一表達看法,就很容易被貼上恐怖份子的標籤。

"新疆"這個名字是當地人的痛。代表著征服。他們要的名字是"東土耳其斯坦",意為東邊的土耳其人之地。維吾爾人說著與土耳其同一根源的語言,流著相同的血液。但他們的文化被否定。雖說是中國公民,但實質上是下等公民,歧視性的各項政策造成經濟落後。人民無信心,也無生路。





這樣的例子出現在世界很多被殖民或是被異族壓迫的角落。很多人以為被"泱泱大國"統治有何不好,為何不開心共享榮耀?但實情卻是,這些被殖民的人民只享受到榮耀施加的屈辱。看看當初英國在印度的殖民、看看美國黑人和印地安人的處境、看看被西班牙人屠殺的印地安人、看看被俄羅斯統治的車臣、看看被以色列壓迫的巴勒斯坦人、看看被伊拉克及土耳其政府壓迫的庫德族、看看當初被日本跟國民黨統治的台灣、看看我們的原住民....。我們應該可以了解:每個人都需要尊嚴和麵包。少一個都不行。這本書寫的非常的棒!作者為撰寫新疆而莫名入獄,卻因而窺見了另一個身為漢人所無法了解的真實的新疆---或是東土。


以下書籍介紹轉貼自博克萊書籍館

  新疆,它佔去了六分之一的中國領土。換個說法,它的面積相當於三個法國,六個半英國;甚至新疆的一個縣——若羌,面積也接近六個臺灣,十個科威特。新疆,一旦進入某種場合,就從一個地名變成包含很多難題和對抗歷史。何謂「新疆」?顧名思義,「新的疆土」。但是對維吾爾人而言,那片土地是他們的家園,是祖先世世代代生活的土地!只有對佔領者才是「新的疆土」。維吾爾人不願意聽到這個地名,那是帝國擴張的宣示,是殖民者的炫耀,同時是當地民族屈辱與不幸的見證。近年來,「新疆問題」在某種程度上超過「西藏問題」,成為北京當局最頭疼的民族問題。所謂「新疆問題」,核心所在就是「東土耳其斯坦」的獨立運動。九一一之後,中共當局以反恐名義全力鎮壓該獨立運動,導致整個維吾爾自治區更為緊張的對立局勢。

  一九九九年,這本書寫作的起點。那時王力雄剛出版《天葬──西藏的命運》。再寫一本新疆問題的《天葬》是他最初的想法。不過當局以「竊取國家機密文件」的指控,讓他鋃鐺入獄。不過這個牢獄之災也成了他理解新疆的一個轉捩點,在今日中國,能讓維吾爾人接納漢人的地方,大概只有關押政治犯的監獄。那次入獄給他的最大收穫就是結識了同是政治犯的為維吾爾人穆合塔爾。這本書正是因為有了他,才有了現在的角度——不再居高臨下,而是置身其中;不再用外人眼光,而是站到了維吾爾人中間。

作者簡介

王力雄

  【中國最敢言的作家」──《黃禍》、《天葬》、《遞進民主》作者】

  一九五三年生。曾以「保密」為名,出版了震驚海內外的長篇政治寓言小說《黃禍》,引起全球媒體的追蹤報導。該書曾入選為「二十世紀中文小說一百強」(《亞洲週刊》)。其他著作還包括:《天葬:西藏的命運》(「漢人所寫關於西藏的著作中最客觀公平也是最好的一本書」)、《溶解權力──逐層遞選制》(作者自認分量超過《黃禍》、《天葬》二書的加總)、《遞進民主》則是他針對中國未來的政治前途,所勾勒的一個理想藍圖。


想購買此書,可到各大書店,或上博克萊連結: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83005&

新疆民謠--你不要害我 (新疆木卡姆藝術團)

歌詞:
哎~情人啊,情人!你不要再折磨我。你已把我扔到火坑,是否想毁掉我的命?河里的大蛇追着鱼而来,牧人骑着马赶着羊而来。我在时时刻刻想念你,每晚在梦中见到你。你来石为了安慰我?或是为了火上加油烧死我?

Cryst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